「不要啊啊啊啊啊!!!!」

「唔啊!?」突然大喊的納莉亞把我給嚇醒,我反射性的去抓床頭放的手電筒......:「蠟......蠟燭台!?」

床頭似乎沒有我隨身攜帶的手電筒,而四周一片昏暗,風帶來陣陣涼意。

 

嗯?

風?

 

我們應該是住在旅店裡,開著空調,怎麼會有風?

「那那!!」我坐起身搖晃還在睡的那莉亞:「別睡了!快起來!!」

「啊~~」那莉亞打了個大呵欠:「怎麼了喇,現在才幾點啊,讓我再睡一下嘛......」這麼說來她剛剛應該是作了惡夢才大叫的吧。

「快點起來喇!!」我敲了她的頭。

「哇啊啊。」她從床上彈起,聲音中帶有怒意跟睡意:「哈克你幹什麼喇!!」

「等等再解釋,你先把暖暖豬叫出來。」

「唔?」似乎很無奈的樣子,那莉亞丟出寶貝球。

寶貝球的亮光照亮了四周,雖然只有那麼一瞬間,但我們在的地方似乎不是原本的旅店。

「嗯!?」

「給妳。」我遞給她蠟燭台。

「這是啥......噢......波特,給我一個小小的火花。」

波特嘴巴噴出火花,搖曳的燭火照亮了房間,這......

「這是怎麼回事?」那莉亞搶了我的台詞。

我們身處一間古老歐式臥房中一張古老失修導致稍微搖晃就會嘰嘎作響的歐式公主床上,牆壁上的壁紙泛黃的泛黃、剝落的剝落,頭頂上的水晶燈也殘破不堪。

周圍的一切就是如此的復古、如此的老舊,而氣氛也就更加的詭異。如果我沒聽錯的話,除了床以外,還有別的東西再發出嘰嘎聲,附帶著金屬碰撞的聲音。

「到底是怎麼了......」那莉亞害怕的抓著被子發抖,嘗試讓房間充滿灰塵。

「我也不曉得。」這種事情還嚇不倒我,暫時。我再次環顧四周,這次看的不是環境:「我們的東西也不在呢。」

「真的嗎。」那莉亞聲音發抖著。

「恩......水水出來吧。」我抓起腰上的寶貝球拋出。之前露宿野外的時候,我要求那莉亞即使是睡覺時,也要在身邊帶著一支神奇寶貝球,以免緊急事件發生,而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ミジュミジュ~

「水水,我接下開門、開櫃子的時候,如果裡面出現什麼東西,就用水槍攻擊牠喔。」

「ミジュ~!」水水獺自信的拍了拍胸膛。

「在說什麼啊......」

「你沒玩過殭屍遊戲嗎?」"砰",我打開一個衣櫃,裡面都是些破破爛爛的高級衣服:「殭屍總是喜歡躲在衣櫃等等奇怪的地方呢。」

「唔啊啊啊,你是說會出現殭屍嘛!???」那莉亞嚇到頭髮的豎起來了。

「感覺氣氛很像啊。」其實我現在可是充滿期待呢~接著我又打開了一個櫃子,接著往窗戶外面望去,窗外是一片濃密的針葉林,渾圓的月亮高掛空中,月光在針葉林的濃霧上撒了淡淡的黃色,讓氣氛變得更加詭譎:「水水獺~我們去門外探探。」

「咦!!你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邊嘛!?」那莉亞的聲音聽起來快哭了。

「啊啊,有暖暖豬保護妳啊!如果沒人出去探探的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嗚嗚......」

「妳就先在被子裡面躲好吧。」

「嗚嗚嗚嗚......」

 

我悄悄地打開門,嘰嘎真金屬碰撞聲變得更加強烈,將眼睛貼到門縫上往外看去,但黑暗遮住了所有事物,於是我拿起剛剛另外點的燭台,推開了門走出去。

入目眼簾的是一尊高大的人影。

「盔甲媽?按照慣例裡面應該什麼都沒有吧。」我回想了一下以前玩過的恐怖遊戲:「好,水水!水槍!」

「ミジュマル!!」水槍擊中了盔甲的身體,把盔甲撞散了開來。

「果然是空的,看我的~」

我朝著四散的盔甲跑去,只見此時胸甲已經飛到空中,而四散的盔甲也正飄浮著朝胸甲靠近。我筆直的衝向胸甲,用右手穩穩的抓住,接著邊往前跑邊四處張望,其他部位的盔甲則是不知所措的跟著飄來,水水獺也緊追在後。

「有了!」大房子常見有的東西,昂貴而笨重的銅像佇立在前方,我奔跑到銅像的對面用力的把胸甲壓在地上:「水水!對著銅像使用水槍!」

「ミジュマル!?」

「用就對了!」

「ミジュ...ミジュマル!」水槍擊中銅像的中間部位,使銅像開始搖晃。

「瞄準高一點的位置!」

「ミジュ!!」水槍的角度向上修正,而銅像搖晃也越加劇烈,接著傾斜,接著倒下。而在倒下的前一刻,我往旁邊一跳,閃了開來,讓胸甲獨自被壓在銅像下面。各部位的盔甲終於跟了上來,它們在胸甲四週打轉,驚慌失措著尋找著組裝的方式,但都是徒勞。

「果然核心部分壓制住就沒有問題了~」

"匡噹!!!"「啊啊啊啊啊啊啊!!!」後方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音跟那莉亞的驚叫聲。

「喔啊啊,這次又怎麼了,該不會是狼人或吸血鬼之類的吧......」我趕緊沿著原路往回跑去。

"砰"朝門踹了一腳,接著才想到這扇門是向外開的,於是乖乖的把門打開後,讓我驚訝得並不是門後面有狼人或吸血鬼,而是同時出現了狼人跟吸血鬼......吸血鬼一身德古拉伯爵的標準打扮,而狼人則是穿著簡陋的皮甲和布製的褲子。

那利亞把自己緊緊的埋到被子中。我看著兩個奇幻生物,而他們兩個也盯著我看,三個人在那邊愣了將近十秒。

第一個做出反映的是吸血鬼,他原地起跳,披風一捲,變成了一隻蝙蝠朝我飛了過來。

「暖暖豬!」看到朝自己飛來的吸血鬼,我也回過神來,對著房內大喊:「使用大晴天!!」

ポカブ?」暖暖豬發出疑惑的叫聲。

「不要管你的主人是誰了,快點照做!!」我向前翻滾,閃過了吸血鬼的攻擊。

「ポカポカ!」暖暖豬有點不知所措,不過因為是熟人的命令,所以他還是照做了。

大晴天這個招式,並不能讓晚上瞬間變成白天。只見一顆類似小型太陽的光球從暖暖豬的尾巴飄出,並開始擴大。光球慢慢的移動到了房間的中心水晶燈的位置,照耀著整個房間。飛行中的吸血鬼依照射到太陽,就從直接墜落地面,變回人型,接著開始燃燒,變成灰燼。

「很好!」我握拳歡呼:「接著水水,祈雨!」

「ミジュマル!」

狼人終於回過神來朝我飛撲,而此時水水獺的祈雨啟動了,霎時之間烏雲密布,房裡房外都開始下起了大雨,朝我飛撲的狼人失去了越光的魔力,他倒下了,身上的毛開始退去,最後變回了人類。那是個充滿書生氣息的男子,套著那件明顯不合身的皮甲布褲,帶著一臉茫然。

「這...這裡是?」

「今天是滿月,你剛剛......」

「喬恩!!喬恩公主!!」男子沒聽我說完話,就大喊著衝出了房門。

「哎喲,真是的。」我抓了抓頭:「那那,起來了,我們跟去看看吧。」

「嗚嗚嗚」

===

 

沿著門口、穿越長廊、穿越壓著幽靈盔甲的銅像,來到了洋房的大廳。令人意外的,大廳雍容華貴,所有的東西都金光閃閃,跟剛剛破爛的臥房、長廊呈現奇妙的對比。

我們在大廳二樓的平台上,看著大廳正中間,剛剛的男子正跪著跟一名少女對話著。

「公主,我接獲消息後馬不停蹄的從帝國趕回來,帝國的首領派出了刺客,請公主迅速從秘道逃走吧。」

「放肆!我身為一國的公主,怎麼可能放下國家,貪生怕死的獨自逃走呢?」

「但是......」

「身為下僕就應該乖乖閉嘴,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出主意,區區幾名帝國的刺客,靠著我的皮克希就能輕鬆打發。」

一男一女在樓下辯論良久,而我跟那莉亞則是坐在二樓看戲,四週早就沒有一絲的詭異的氣氛,即使有些驚魂未定,但那莉亞大致恢復了平時的氣質。

"砰!!!轟轟轟轟~~~"爆炸聲之後接著燃燒的聲音,洋房四週開始燃燒,金碧輝煌的大廳,被火光照耀的更加閃亮。

「公主......」

「終於來了嗎。」公主鎮定的說。

「恕在下無禮。」

男子從口袋拿出一顆紫色的圓球,喃喃的念了一串咒文,圓球在空中飄浮,並發出強烈的光芒。

「你幹甚麼!?不得無......」話沒說完,光芒消逝了,紫色的球落到地上,搖晃了幾下後再也不動了。

「皮可西,你快點帶著公主走吧,這裡就交給我了。」男子撿起了球,遞給皮可西,接著走到牆邊,抽出了一把長劍。

皮可西跳了起來...呃......飄了起來!?牠飛到我的面前。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那不是一隻皮可西,雖然有著相似的輪廓,但卻擁有接近黑色的深紫色皮膚,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那都是一隻耿鬼。

耿鬼雙手捧著那顆紫色的球,牠盯著我看,而我也無懼的直視牠。四目相交過了不知道多久,耿鬼伸出了雙手,將紫色的球遞給我,接著,我的意識開始模糊。

===

 

我從柔軟的旅館床鋪上坐起,一切都像是沒有發生過一般。

除了床旁邊躺了一隻燭光靈,以及夢中那顆紫色的寶貝球。

 

創作者介紹

哈克莉亞的冒險日記

沐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